近日沉迷弹丸论破。杂食博爱党。

【严重剧透】【吉学衍生】毒奶可耻但是有用——最原黑幕论简述

Rossilinka:

还是与 @八月的梦游者 的讨论




还是严重剧透!!!




严重剧透!!!




严重剧透!!!




**********************************************************






我知道,当我打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最原黑”的这个锅大概是甩不掉了——即使如此,在这里也允许我为自己洗地一秒。




讲真,如果没有和 @八月的梦游者 一起研究吉学,在我第一次听到“最原黑幕”的时候,大概也是一脸懵逼的:


“尼玛一章刚坑死了枫妹,好不容易习惯了这一个主角现在又搞成黑幕,小高你是想用同样的招式打败圣斗士两次,成为太空中的常驻居民么?”




我也知道,认真考虑“第一叙述视角、身份是侦探、一带一路、引导玩家一步步解开案情迷踪、堪称最强王者的最原终一,竟是整件事情主谋”, 是多么的不合常理。而我们讨论最原君是黑幕的可能性,开始也只是玩笑性质,我们在研究五章吉学,被最原的迷之行动虐的并快要放弃思考时,随口说了一句:干脆奶一发最原黑幕算了。




结果,这不奶还好,一奶便发现:盲生我们发现了华点啊!




总之,支撑着我们写出这篇毒奶的原因就是:最原黑幕论在解决V3某些逻辑问题上有着药到病除奇效。——虽然也自然而然带出来了一些问题,所以这里提出来的只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猜测。




开始毒奶前,大家还记得我在上一篇“吉学综述”中提到的最原么? 




“然而最原在第六章之前,从未接近过游戏的真相。其实这点我一直也很无法释怀,放眼全篇,最原虽然脑子转的很快,记忆力也极强,但他的思维一直是一种非常简单粗暴的线性思维,给他一个线索他能很快地顺藤摸瓜,但他从来不会想到这个线索的根基是什么,或者是你摸到的瓜又是什么。这样的设置,大概是因为玩家视角知道的太多影响游戏性吧。”




最原的这个思维模式直接造成了V3推理进程上一些无法解释的疑点,比如一章之初,用极其肯定得语气对枫妹说出“发现暗门即黑幕”的论调——大哥你自己不就发现了么;比如一章中期,想出那个“用隐藏照相机拍下主谋”的神奇计划——主谋脑子是装了翔了不监控你们么;再比如一章全篇,对“相机间隔30s”的决定性线索缄口不提(这个我知道很多人有异议,之后有时间研究会详细讨论)。还有很多,比如说第二章忘记“龙马是在夜时间被害”早已证明(参看吉学研究二章)……更别提那些危险到不行的伪证——譬如二章,要春川真是凶手呢??全场gg??




这些疑点我们之前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好以“嗨呀也许最原就偶尔会犯智障吧毕竟民事侦探呢别和雾切比啊”一笑了之了。




但第五章的学裁让我们不得不正视最原一贯的思路缺陷。




在第五章学裁的后半段,最原的行为堪称诡异,如果这个时候再用“犯智障”解释,就已经是智障到ooc的程度了,比盾子用洗脑视频征服世界还要ooc。




重看第五章后,经过一番激烈的头脑风暴,小吉的计划也一目了然了——在屏蔽监控的情况下,利用自己的死亡,制造一个死者不明——更重要是,死因也不明(即直接凶手不明)的死亡案件,直击“学籍裁判”这个游戏模式的漏洞,以此逼迫黑白熊为旗帜的黑幕方承认游戏已经走入死局,失去了有效性(第五章小吉的真正的计划比较隐晦,并不是如百田所说是的“死者不明”,详情参见永久关闭的猫箱——五章学裁的真相,无限可能的谎言)。




这个计划的本质在于用“失控”和“未知”使黑幕混乱,一旦黑幕承认自己不知道真相,小吉的计划就90%成功了,再抛出无法证明的“死因不明”,整个游戏99%走向崩盘。




那最原行为诡异的地方在哪里呢??




诡异点在于,最原在万事俱备的情况下,毅然地选择暴力破解了小吉的计划,把学裁的矛头从“怼黑幕”,重新指向了“怼小吉”。




为了论证这点,让我们再次回顾当时的事态:




1. 高达里的人(百田)已经大声地说出了,“这个计划不仅仅是死者不明,更是(无法证明的)死因不明”。




2. 黑白熊毫无意外地混乱。




3. 高达里的人(百田)成功地逼黑白熊说出了“不知道真相”。




4. 最原黑白熊承认不知道凶手后,在心里默念了一边百田的话,并感叹,原来这才是王马的目的啊。




结合前三点,不难推出,在学裁上,王马小吉的计划已经成功了90%以上。




那么究竟是什么使最原放弃了这个已经胜券在握的计划呢?呃,可能性大概有以下几个:




1. 最原此时并没有能够完全理解小吉的计划,或是这个计划的目的。




坦白说,这个可能性是我最不愿意提出的。




因为该理由一旦成立,最原无疑就是个智障。




先讨论最原不了解计划的情况。学裁下半,春川被迫说出实话,最原借此想到小吉使用过EMP,接下来顺理成章推出液压机可以成为凶器。就在这时,百田跳出来了,指着众人狂气地叫嚣:“老子的这个计划,不仅死者不明,死因也不明!!”




……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要是最原还是get不到小吉的计划,我只能觉得他应该是间歇性失忆,或是语言功能障碍了。




事实上,我觉得他是明白的,不然他也不会在心中重复了一遍。




好吧,如果他已经了解了小吉的计划,那么为什么不去实施呢?可能,他对小吉的目的有点怀疑,不知道这根搅屎棍到底想干些啥,不敢贸然行动。




其实,在我们尚未完全解析小吉计划的一周目,我们大部分人大概觉得最原就是因为这个理由放弃了小吉的计划,我们还在心里想,”哎呀最原你这孩子咋这么轴呢,一心只想着解谜,能不能停下来好好想想,小吉把命都搭进去了(当然王马没有别的选择),图的究竟是个啥?”




但,现在,我们再看一遍,最原在黑白熊承认“不知真相”后,自己在心中,一字一句地说:“原来这是为了设计成黑白熊也不知道的犯罪”。




这里最原的确没有把话说完整,小吉真正的目的是“设计一个黑白熊也不知道的犯罪,然后强行终结游戏”。




——也许最原没推理到后半句,他觉得黑白熊也不知道犯人对游戏一点影响都没有,学裁还能开,凶手还能票,游戏还能继续进行……!@#¥%&*()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




总之,在当时的情况下,最原如果真的没有理解小吉的计划,或者是没有理解小吉的目的,那就只能说明——他是个智障。




抱歉,话重了,准确的来说是间歇性OOC级智障。




这种理由,我是拒绝的。




当然,这里也许会有朋友提出:最原可是第一叙述视角啊,他不推理下去咱们玩个啥?然而这就有点“不端盆翔给你吃你吃啥?”的意思,剧情不合逻辑的锅推给“为了游戏能够进行”这种理由真的好么?




我同意,如果推理游戏的主角太过机智,游戏会丧失很多乐趣,因此叙述诡计,或者是隐瞒内心活动等手段,甚至一定程度内降低第一叙述视角的智商,我都非常认同。但是立场不能变啊,第五章的最原简直都快变成黑白熊的同伴了(事实上好像的确是暂时结盟??)。如果为了游戏性,安排了这种完全不合逻辑的行动,那我宁愿你不要这么这个剧情。




既然这是一个成立了就证明最原是智障的命题,那我宁愿相信它不成立。




2. 小吉的计划有不完备之处,按照他的计划走下去可能满盘皆输。




好,既然我们不承认最原是智障,那不妨把他当天才——也许他不仅看到了这个计划的全貌,同时也看到了它漏洞,因此,最原不敢执行。




关于这个方案的严密性和可行性,我们在五章B part吉学研究中有讨论,在这里剧情需要简单说明一下:




王马计划的核心不是“死者不明”,而是“死因不明”。死者不明只是障眼法,死因不明才是他手中的王牌。




原因很简单,如果说“死者不明”可以强行开高达驾驶舱验证真伪,那么“死因不明”真的是死无对证,你咋知道人家是死于毒杀还是死于碾压??




就像百田说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也许还可以更绝一点,连百田自己都不知道——也许当时液压机还没碰到小吉,小吉就死于中毒了呢??




一旦黑白熊没这一段的监控录像,那么,小吉的死因便是只有神知道的世界。




一旦黑白熊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这一点,那么,我实在想不到,它能怎么躲过小吉这记响亮的耳光。




当然,在这个诡计的全貌浮出水面前,百田必须逼出黑白熊这句话(实际情况的百田这里有失误)。因为一但知道诡计核心是无法证明的“死因不明”,黑白熊就可以满嘴跑火车了——因为反正百田(小吉)也拿不出证据证明死因啊,那我黑白熊打死不承认监控失效,或者是撒谎说机库里还有闭路监控,你能奈我何?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小吉谎称计划为“可以验证”的“死者不明”,目的在于引诱黑白熊,以为自己没有被逼到绝境,从而说出“我不知道真相”的事实(实际情况的黑白熊智障了,毕竟不是盾子的黑白熊)。——分析小吉计划这一块是 @八月的梦游者 的任务了,原谅我这里的越俎代庖。




当时,学裁已经进行到黑白熊已经承认“没有监控录像,不知道真相”,如果不考虑黑幕方直接当着“观众”的面撕破脸皮、临时改规则,或是全员处刑(如果真这么做,那黑幕方也真是颜面尽失,我是观众要去豆瓣打一星了),我们认为,按照小吉的计划,逼黑幕方承认失败,并结束这场已经失去意义的游戏,可能性是极高的。因此最原在能看穿计划的同时,不应该有“失败”的顾虑。




当时的情况是,只要最原,或者是在场的任何人,提到、哪怕就是引出“王马小吉的死亡原因不明,春川和百田都有可能是凶手”这句话,游戏必然走入死胡同。




可惜,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最原代跑的节奏,全然忽略了,“就算死者是小吉,死因也无从得知”这个事实。至于最原是如何带节奏的?五章下半场违和的推理几乎都是,最原这里的节奏带得太漂亮了,如果是有意而为之,我都忍不住为他鼓掌,一会儿讨论。




总之,就是这样一个已经成功了90%的计划,然后最后却被暴力破解,要说,这里的失败才是奇迹。




因此我们认为,第二点不成立。




3. 最原不希望小吉的计划成功。




推到这一步,大声告诉我,一个怼黑幕的计划,谁最不希望它成功?




——黑幕本身。




啊当然,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最原既不是黑幕,也想怼黑幕,更想结束游戏,但他最最最不想的是让小吉如愿。……这也太科幻了吧?!到底是怎样的血海深仇才会连黑白熊都不管了,一门心思把小吉当头号敌人啊?!杀父夺妻不过如此。




所以,我们在不愿意承认最原是智障的情况下,只能充满绝望地承认——最原他吧,有可能——只是有可能,是黑幕。




于是,我们吹了半天水,终于可以引出我们的中心论点:




白银可能只是被洗脑,甚至是被催眠出来的背锅接盘侠,真正的黑幕,可能是最原。






既然已经提到了白银,稍微再扯一下白银作为黑幕,在情理(非逻辑)上的不合理之处。(讨论逻辑的话,这里要说的就多了,不过大家可以稍微考虑一下第一章,一直在食堂里的白银,是如何知道天海等人什么时候去的地下室呢?别忘了她去厕所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这五分钟足够她一直坐在秘密房间等天海下到地下室再进来图书馆么?顺便,最原君当时正好在地下室楼梯旁边的教室里监视,这个房间还是最原自己选的)




我是不知道大家在玩到第六章,或者是看到第六章,是什么样的心情啦。反正在白银自曝后,我自己呢就是一直都是“WTF??!小高你居然……咦……好像哪里不太对……这又是什么鬼?!……等等这里有点……卧槽你还来???”类似于“震惊和理性不断抗争”这样的状态。




也就是说,白银之所以能在六章控场,基本输出全靠“高强度、高密度”的爆炸性信息轰炸,在你还停留在上一个爆出的信息的余震中,下一个更加难以置信的信息便接踵而至。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玩家的脑子处于一片纷乱的战火之中,根本无暇思考白银的发言是否逻辑自洽和这个人本身是否具有“首谋者”的水准。




如我们放眼全篇,不难发现,白银妹子日常划水,搜查划水,学裁三倍划水,其阿卡林的程度堪比幻之第六人,智商常年处于一种“迷之悬浮”的状态,也不知道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弱智(没毛病)。




因此很多玩家都说,白银这个黑幕当的是在太轻松了,一路躺赢。




可真的是这样么?我承认,作为黑幕,平时扮猪吃老虎的确是隐藏身份好方法,可在第五章,在整个游戏近乎崩盘,GM地位岌岌可危,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沉得住气隐藏实力,我只能说……剧组是拖欠了黑幕工钱吧?而从她跳反之后的表现来看,也并不让人觉得此人水平有多高,很难想象一个这样智商普通的妹子,居然把所有人玩弄在鼓掌之中。




在考虑最原黑幕前,我们的解释是,她也许只是一个看板娘,游戏里的所有计划都是幕后团队在策划的。可在考虑最原黑幕论后,我们认为,最原很可能利用白银超高校级cos的身份,洗脑白银成为“疯狂崇拜盾子的coser”,即,游戏的首谋者




不知大家是否记得,在小吉强势跳狼,公布外面世界现状、并抓走大哥后,全员基本上处于一种生无可恋的状态,最原在日常行动中更是葛优瘫了一天左右的时间、这里,游戏用了类似于“我昏昏沉沉地过了一天”这样的陈述带过。




接下来的第二天,食堂便里出现了逆转局势的洗脑手电筒。




——在黑白熊被控制住的情况下,这个手电筒一定是由黑幕制作的。




这时,对日系推理颇有造诣的 @八月的梦游者 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这里的叙述手段像极了推理小说中常用的叙述诡异,最原很可能就是利用了这一天的空白制作了新的洗脑手电筒,并洗脑了白银。这里的洗脑手电筒不仅是给你灌输假记忆,还会让你断断续续“想起来”一些事(类似第五章最后给的那种),从而达到“洗脑于无形”的效果。也许白银就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通过间歇闪现的渐渐“回忆”,并“确信”了自己就是“首谋者”。




截止至五章学裁结束,白银的洗脑工程应该已经全部完成,五章最后出现的盾子形象也许正是一个暗示。




如果真是这样,白银真是从最原手里稳稳地接过了这个锅,同时试图转手给盾子。




而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这个锅物归原主。




那么以上便是站在逻辑角度的考虑,至于关于五章具体的“最学”解析我们放到下篇分析,现在,除了逻辑上的考虑,让我们再放眼看看V3的主题——谎言。




语文老师曾经曰过,高考作文结尾一定点题。




——如此看来,小高若不是临时改了结尾(这个好像已经实锤??),此人语文大概是不及格的。




在第六章中除了白银跑出来扯了一通似是而非的演说,我还真没看到哪里升华了主题。要是小高口中的“谎言”仅仅是让角色认识到“我tm是个假人”、玩家认识到“我TM玩了个假游戏”这种浮与层面、仅仅是靠大面积取胜的“谎言”——我相信如此水平的脚本,一定写不出“谎言蕴藏着无限可能性”这样的台词。




但如果,最原是黑幕呢?




与枫妹比较,第一章凶手是第一叙述视角,最后一章主谋还是第一叙述视角,整个故事用谎言做了一个闭合的圆;




这是何等的绝望?




与小吉比较,表面上追求真相的侦探编造了最大的谎言,而表面上满口谎言的欺诈家却成为了真相的殉道者;




这又是何等的讽刺?




我甚至能想象,在最后一章,当一切如山铁证都陈列在玩家眼前,当一切谜题也都如数解开,全部的证据都指向了一个最可怕,最黑暗,同时却又是最无法撼摇的真相。当指认犯人的界面从银幕上跳出,确认主谋者的圆圈,在幸存角色中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终于还是停在了那个一直陪伴着我们的主人公的立绘上。




——如果这就是结局,小高这天估计还是上定了,但整个游戏的逼格瞬间拔高到了哲学范畴,比起白银怒怼玩家的“没有杀戮就没有买卖”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至此,最原黑幕论的综述到此便是全部了,接下来本该是分析一下作为突破点的第五章……但我写完后,发现篇幅已经完全超字数了,于是决定还是分开发会比较好吧……毕竟大家看久了,眼睛也会累吧(。




最后,让我再来洗地一秒,我真的不是黑,与其说是黑,不如说我们实在无法接受官方这样搞最原,才提出了其为黑幕论的可能性。




大家难道不觉得,这一款像卡密萨玛一样邪魅狂狷的最日天也很有魅力么?(顶锅盖跑



评论
热度(220)

© 安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