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沉迷弹丸论破。杂食博爱党。

【严重剧透】从坟头蹦迪到刀尖起舞——最原黑幕论下的第五章学裁

Rossilinka:

这篇和上篇原本是一起的,但这样一来,文章实在太过冗长,因此还是分两篇比较好。




继续,严重剧透




严重剧透




严重剧透




且,最原黑化


**********************************************


OK接上上篇的话茬, 既然第五章使我们怀疑最原的突破口,让我们现在稍微简单站在黑幕最原的角度,看看五章学裁这一场从坟头蹦迪到刀尖起舞的惊险剧。




首先要站在最原的立场,我们必须弄清楚,在监控录像部分被屏蔽的第五章,他手上的信息有多少。这一点直接取决于小吉什么时候扔的emp,现在我们认为:


1.在春川开高达进机库前;


2. 在春川离开去拿解药且返回之前。




无论是哪一点,都与最原在高潮推理时推测的“小吉春川划伤操作板离去后扔的emp”不符合,至于他为什么要扯这个谎,之后再议,现在我们需要确信的是,黑幕方手中掌握的信息最多是到“春川用毒箭射伤了百田和小吉”为止。


大家想想,如果你是黑幕,发生案件后急匆匆地去黑白熊秘密房间里看监控,看到这里时,监控信号中断,当信号再次回复,机库里己经是早上杀人现场般的模样,这时候,你会怎么想。




“马格吉啊,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们的黑幕上了学裁,而且他知道,这一次和第四章不同,那时至少作为表面GM的黑白熊是知道真相的,而这一次,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




死者不明。手法不明。死亡时间,不明。




所幸——最原此时长舒一口气,现场留下的证据还算充足,看看手边,我们有厕所里的三支箭,塞在马桶里的小吉的衣服(。),从厕所到碾压机边上的可疑血迹,等等。如果说这个犯人是想隐藏死者,这个现场简直漏洞百出。




顺便,还有,一开始便在学裁上神神叨叨,扬言要让王马血债血偿的春川。




最原一拍大腿,没错!就是这样!




结合“春川用毒箭射伤百田和小吉”,“解药只有一瓶”,“漏洞百出的杀人现场”,“蹩脚的藏证据方式”,“高达里的人强势跳小吉(。)”,以及“学裁上拿出的欲盖弥彰的杀人录影带”,等信息,最原很快地推出了,无非就是百田春川合力干死了小吉、隐瞒死者,在学裁上找一波黑幕的套路,再不济,估计就是相互包庇,兴许春川火百田就毕业了。




想到这,最原在心里露出了卡密一般邪魅的微笑,破解你们俩个单细胞夫妇的套路还不简单。总之现在先好好推理,逼春川坦白当晚在机库里发生了什么再说。




殊不知,这里就已经上了王马的道。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学裁上半场,最原确实有在按照他一贯的思路,给出了符合思考逻辑的,公平的推理,原因是:他不知道案件的真相,也正因如此,他才胜券在握地认为,这一次的真相是他作为GM可以承受的真相。




就这样,他顺风顺水地用推理出了——当然前半段也都是他能从监控里确认的内容——当晚机库里存在着“第三者”(“大嫂你就是大哥和小吉的第三者”这个梗真是百笑不厌),从而进一步,从春川嘴里逼出了真相。




这里插个话,最原作为黑幕,在前几章,所有真相都应该是了然于心的,对他而言,考验智商的点反而是如何站在非黑幕视角,从有到无再到有的推理过程。不得不说,他这里做得非常好,几乎没有什么漏洞(此处应有掌声)。




然而,这个真相,才是最原噩梦的开始。




春川的话中,有一点是和最原的猜测完全不符合的,就是小吉抢走了百田解药这一点。




这一事实的爆出几乎推翻了最原所有的推理,重新把视线拉回了小吉身上,无论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死的是百田亦或是小吉,这个计划的策划人,很可能不是春川和百田,而是小吉。




这大概就是“你以为让你嘿嘿嘿的是美少女,推开房门却发现是母猩猩”,这种程度的打击。(本质吉厨




然而,即使知道了计划的主谋可能是小吉,最原这里也尚未死心,他立刻从“春川划操作板警报却没响”这一点,引出了“小吉使用过emp弹”。




事实上,现在最原也只能把议论往这个方向引,如果说小吉之前放出的“证据线头”杂论无章,在春川说出真相的那一刻,留给最原的线头便只剩“失灵的警报”这一点,最原即使是再怎么绝望于“这是王马的局”的事实,但凡他还有一丝斗志,都会揪着这个“证据线头”往下推,截至目前,最原已经完全走进了小吉的圈套里。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有正式从“坟头蹦迪”往“刀尖起舞”转变了,因为最原在推出“emp使用”之后,接下来必然会引出:


1. 碾压机红外感应失灵——死者的死因不明。


2. 黑白熊监控失灵——黑幕方不清楚真相。




于是,就在最原满头大汗地说出“死者可能死于碾压”之后,高达里的百田果不其然地透露出了小吉计划的核心——无法求证的死因不明。




在这里分析一下为什么最原已经发现上套了还继续推理,他这个时候应该是为了不让高达里的人怀疑,如果他这时候刻意避开真相,无论高达里坐的是谁都有可能怀疑这个明显可疑的举动(尤其是在高达里的人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而且他很可能已经准备放弃黑白熊,专心跳他的预言家——至少挂一只狼,比挂一只再暴露一只来的要简单多了。




总之发展到这里,最原应该已经完全知道了小吉计划的全貌。




然而这时候,小吉的计划只成功了一半,剩下那一半,多亏了黑白熊助攻。




就像我之前说的,小吉计划最重要的一个点,就是逼黑白熊承认“黑幕不知道真相”,这一点最好是在小吉计划核心暴露之前完成,然而这里幸运——或者说是不幸的是——场上的黑白熊不是征服了世界的盾子小姐,而是一头普通的AI熊。




最原已经了解到了小吉的计划,但黑白熊没有。




百田按照小吉的剧本轻轻地怼了黑白熊一下,“你该不会不知道凶手是谁吧?”,黑白熊瞬间失控,秒承认后果断抱上了最原的大腿。


——王马计划成功已加载完成90%。


我是最原,我这可能连要死的心都有了,讲道理,黑白熊这里要是脸皮厚一点淡定一点,什么事都好说,这一卖队友,真是满盘皆输了。




黑白熊卖了一波队友后还当个没事人一样,感觉自己萌萌哒,可最原倒好,现在是连明哲保身都做不到,队友要死还把自己也拉下水,现在骑虎难下,往下推理也不是,不推理也不是。怎么办?




接下来,被逼到了绝境的最原,为我们上演了一出绝妙的诡辩。




当然,这个诡辩是危险的,但凡场上有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人存在——别说女仆真宫寺星龙马——哪怕来个安吉,他的诡辩都不可能成功,可以说,最原把这一把都压在了场上人的智商(欠费)上。




那么,在学裁后半,最原主要做了一下几件事:




1. 转移注意力,为王马小吉洗仇恨度。




这里要多亏了梦野的千里送人头,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居然在场的人还以为小吉是黑幕???最原这里应该是一边惊叹于队友,啊不应该是剩余对手们见底智商余额,一边下决心逆转局势,于是他马上引出了“王马小吉不是黑幕”这个情报。




之前大家奶一波小吉是真凶的原因在于,他们都觉得小吉是游戏的主谋者,是绝望残党,一个绝望残党怒杀大哥这样的希望顺理成章。现在可好,小吉根本不是黑幕,大家对他是凶手的肯定立马减了几分(不要吐槽这里的逻辑,讲真我也不是很懂,但去看看学裁,他们真的就是这么想的orz)。




而在洗清了小吉作为首谋者的仇恨值后,最原当机立断,从死亡影像出发,抛出了他的第一个诡辩。




2. 通过死亡录像,借用伪二分法得到百田不是死者的结论




其实吧,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可以用来讨论的线索已经非常非常的有限了,最原果不其然地把视线再次转移到了看上去颇有些疑点的死亡录像上,并借此,推理出了,百田不是死者。然而这里,最原的逻辑很奇怪,它是这样的:




既然这个计划本身就是要隐藏死者,再拿出这样的录像不是很奇怪么?所以它一定是用来误导我们的,我们一定要反其道而行之,它依然在里面演了死者是百田,那么死者就一定不是百田!




如果以实现A为前提, B存在与A违和,那B里出现的肯定都是相反的!




好一个伪二分法,算你厉害!




在这里要说明的是,诡辩一般不会一眼就让人觉得这是在扯淡,乍一听感觉好像的确还蛮有道理的,可仔细一想总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却又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攻击,就是有种淡淡的违和感一直萦绕。




尤其是在学裁上,当大家都已经山穷水尽的时候,即使最原抛出的是诡辩,剩下的人也不会去想这个逻辑是否有哪里不对(嘛大体上剩下的几个人都没啥逻辑可言。




——包括高达里的百田。百田虽然与小吉结盟,但他从始至终,相信最原,远胜于相信小吉。(惨




3. 借推理“受害人更换”手法,偷换一波概念




这里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最原使用了逻辑谬误的诡辩,当时这点之于我的震惊,不亚于遭受到了隔着次元壁的替身攻击,因为它实在,太!高!明!了!恩,待我慢慢道来。




当第二点完成后,最原看了一眼场上,很好,除了高达里的人垂死挣扎,基本上大家都已经买了“百田不是死者”的账,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把小吉的诡计给绕过去了。




同时,在春川等人的视角,现在要解决的是,如何做到交替死者——那这个重要的人物,自然还是落在了最原头上。




最原当然也是不负众望地注意到了死亡录像里,在碾压机降下时不自然的停顿,推出一定是在这个时候交换了受害人云云。




正推理着,这时候,最原猛地恍然大悟,拍着大腿就是一惊:




“哎呀,原来如此啊!!我终于明白了!!”




讲道理,我一周目的时候还以为有什么大新闻,结果发现他说的是,这个计划的实施必须同时要求受害人和凶手合作完成,不然无法做到暂停摄像在启动。




嗐最原你说的这不是废话么?!这么激动干嘛!




诶?等等……你说啥?凶手和受害人?




发现了么?原在这已经偷换了一个概念,把“机库里的两个人”偷换成了“凶手和受害人”。




由此开始,最原直接用“凶手和受害人”来指代“百田和小吉”。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直接绕过了小吉设计好的“死因不明”,把死因限定在了“压死”这个手法上。




更重要的是他这个偷换概念的手法是通过一个浅显得不行的事实。




也就是说,你无法反驳最原说的任何一个推论,然而,你已经被他偷换了概念。




这一招确实是教科书级的偷换概念,给最原给这绕了一圈后,果不其然,所有人都已经全然忘了刚刚百田口中的死者不明。




——其中的所有人包括百田自己,他最后的垂死挣扎也是一直地辩解自己是王马,而不是抛出“死因不明”。




——请允许我做个黑人问号的表情。




4. 万事具备,再来场扰乱视听的高潮推理




到了这一步,最原应该可以送了一口气:节奏现在已经牢牢地掌握在他的手中了,现在只有以最快的速度——在其他人没发现逻辑谬误之前结束这场学裁,接下来就可以好好领工资了。




于是在高潮推理上,他又带了一波节奏,把王马投放emp的时间推迟到了春川划伤操作板泪奔离开机库后。详情可参见(剧情bug还是刻意误导?——坑人的五章高潮推理




这里我们讨论一下他的目的,最原不希望有人(很可能是想保大哥的春川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春川说谎的可能性(现在最原应该一听到“说谎”就想吐了,都是被某人虐的,站一秒王最),因此他需要用“黑白熊有这一段的监控”证明春川证言的真实性。除此之外,也有继续蒙蔽视听的作用,让人更进一步地认为,放emp是为了构成死者不明的诡计。




5. 以防最坏的情况,刺激百田自曝,同时再跳一波白莲花




在做完高潮推理有后,最原惊讶的发现,高达里的人竟然还没有死心,虽然是让人焦虑的,但对最原而言,幸运的是,高达里的人的确已经全然忘记了“死因不明”的可能性,而是全力和“死者不明”杠上了。




这简单,最原想,直接把百田逼出来就好了。




于是,我们看见了在学裁前的“最后交流”。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怀疑这个“最后交流”是想干嘛?反正我当时有这么一瞬间怀疑了最原的目的。而且,在这里,很鸡贼的,官方并没有给任何最原心里活动的提示,还记得在其他章节的伪证,最原至少都会跟玩家“说明”这个伪证的来意,唯独这一章,除了一句,我有一件必须搞懂的事,请各位配合我,除此之外,




什、么、都、没、有。




那么再来看他的伪证内容,还是围绕着死者不明,把凶手从百田转到了小吉,很显然,他的目的并不是在于走小吉的计划怒怼黑幕。如果最原不是想赔上所有人保大哥的话,那他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以在场所有人的性命相逼,让百田从高达里出来,给这场诡辩划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不得不说,他这一步算得太准,一听到“全员处刑”,百田就坐不住了,果断地从高达里走了出来,承认了最原推理的一切。




至此,最原的惊天大逆转已全部完工,以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驳倒了王马的压倒性胜率(此处应有热烈的掌声)。




那么看完了最原视角的五章,我们也不得不惊叹于王最两人的智商,这种明争暗斗的智力对决就有一点当时月和L的意思,就连一直不吃最王最的我都有点想站1s黑幕最原X王马了呢(重点错。




这里只是我们对于第五章的分析,至于其他章节,第一章还有大新闻——或者说,第一章的推理也需要全部翻盘,不过现在篇幅,是真写不下了……(吐血。



评论
热度(182)

© 安实。 | Powered by LOFTER